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小荷才露尖尖角—何成艺术散论

2013-10-29 4:23:46      点击:

小荷才露尖尖角—何成艺术散论

 

何成近照

人们在不同时期表现出对不同艺术趣味的偏好,这种对不同趣味的偏好来自于市场的需求和引导。当代中国正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中,中国传统艺术中书写个人胸中逸气的写意绘画,仍然有广泛的市场需求;西方现代现代主义艺术对当代中国的艺术产生了示范效应,特别是现代艺术强调个人感受,注重艺术语言的个性化等思想与中国传统大写意绘画有相通之处,促进了中国画家们开始寻找中西方艺术语言的契合之处。天津青年画家何成一直坚持在绘画语言上进行融合中西的实验,并取得可喜成绩。2011年5月20日在中国金融博物馆举办的《意象之韵——何成油画作品展》,从几年前创作的人物、风景直到新近创作的荷之韵系列,完整地反映了他油画探索的足迹,其作品受到社会各阶层的广泛好评。 何成展览的作品集中在风景画和人物画方面,早期作品采用写实的手法,准确描绘特定时间和特定光照条件下,物象所表现出的特定色彩变化。这种表现手法是与作者接受的教育分不开的。何成早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接受了完整的学院教育,美术学院的基础教学强调准确表现物象在特定时间、空间条件下物象与空间的关系。在《陈光远故居》《庆王府》《重庆道》……等作品中,掩映在树丛中的建筑沐浴在阳光下,显得那么幽静安闲。在作品中,作者有意提纯了天空的蓝色,在天空蓝色的映衬下,树木的绿色与屋顶的红色产生对比,在蓝色、绿色、淡黄色与红色产生了有趣的对比,有一种“万绿从中一点红”的韵味。在后来的《红顶洋楼》《晨钟》《靓丽津门》等等作品中,他将色彩进一步提炼,有意纯化作品的艺术语言,也就是说,减少物象的体积感、空间感和质感等物质感,强调物象的韵味。在《红顶洋楼》中,描绘傍晚沐浴在彩霞中的洋楼,洋楼在这里已经不是现实生活中的建筑,而是画面中的物象,也就是线条与色块的组合符号。在大面积的暖红色中(天空),冷红色块(洋楼屋顶)显得温润可爱,画面上半部分红色在下半部分暗冷色的对比下,显得沉稳并富有生气。由此可见,何成早期作品主观感受的表达,加强了艺术语言的表现力,但总体上看还是局限在现实主义的体系内,主要还是运用写实的手法,没能跳出物象结构、解剖和空间的束缚,作者仍然受现实具体形象的约束。

 古今中外的艺术实践和理论表明,为了表现情与景与艺术家思想、审美观念与审美理想的完美融合,就必须打破现实物象的物质感对人们思想的束缚,将其转变为艺术形象,正如郑板桥所言:“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郑板桥形象地说明了绘画创作的全部过程。“眼中之竹”是自然实景,也就是感性认识;而“胸中之竹”是对“眼中之竹”的提炼与概括,是艺术家的理性认识,而“手中之竹”则是画家创作的艺术意象,是融合了画家思想、情感和审美理想的高度融合。这种意象来自于画家的内心对物象的感受而不是物象本身的结构和解剖,它与现实物象就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成为绘画语言的组合方式。


    何成为了表现自己心灵中最纯化、最真挚的情感,进行了脱胎换骨式的变化。首先,在题材上他选择了荷花作为自己情感的载体,荷花已不同于自然界的荷花,它已经成为一种艺术符号。中国人对荷花有一种深厚的感情,认为荷“出淤泥而不染”有君子之风。荷花不仅有很强的象征意义,其本身也非常入画,离水面很高的荷叶“像婷婷的舞女的裙”,分布在碧绿的荷叶群中的荷花,像天鹅绒上镶嵌的宝石,又像碧空中的星星。中国画家往往用大写意的形式表现荷花,现代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酣畅淋漓的荷叶,清雅秀致的荷花,已不是对荷花的模仿,而成为作者情感的宣泄;中外画家也都尝试着发挥油画材料表现力,表现荷花的内在神韵。印象派大师莫奈晚年就完成了鸿篇巨制——睡莲,它不同于莫奈其它的印象派作品,没有表现瞬间的色彩印象,光已经在画面上消失,形体也已经解体,画面上只剩下色块、线条、笔触等,绘画已不是视觉印象的记录,而成为个人心性的流露。何成在《荷之韵》组画中就延续了这些艺术语言的探索,作者笔下的荷花已经变成色块、笔触、肌理的组合符号。在造型上,明显受中国写意荷花的影响,不用外光显示物象的外形和结构,画面上没有固定光源。大块的荷叶衬托荷花,荷花或腐或仰,或正或斜等姿态。在用色上,借鉴西方油画表现语言,白色、粉色、紫色、红色……的荷花,已变成白色、粉色、紫色、红色的笔触组合,这些色彩笔触在穿插组合中,刚开始还按照自然物象的结构进行组合,渐渐地后面的画就离开了自然地组合方式,完全是一种心性的表达,方笔触与圆笔触,大块的冷色与小块的暖色,线条与色块……演化出无穷的组合方式,也产生了无穷的乐趣。这些语言的组合,给人一种舒畅、委婉、优美的感觉,有些又给人哀怨、苦闷、彷徨的情绪,它也反映出作者真实的情感体验。

艺术是不是画家对自然物象的记录,而是画家将自己对生活体悟的一种抒发,正如元代倪瓒所言:“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岂复较其似与非,叶之繁与疏,枝之斜与直哉?”何成将自己的感受和体验倾注在绘画语言中,用这种艺术语言表达自己复杂的内心情感体验,相信他只要保持一颗淳朴之心,表达自己真挚情感,一定会取得更大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