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了然于心胸写雄风——赵同科画马

2013-10-29 4:33:25      点击:

了然于心胸写雄风——赵同科画马

赵同科画马。 (包仲川 摄)

法国著名作家巴尔扎克曾经说过:世间有三大美,一是奔腾的骏马,二是扬帆起航的船,三是翩翩起舞的少女。马被巴尔扎克称为天下第一大美,当之不愧。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马是图腾的象征,也是人才的象征,民族振奋的象征。马被古今中外历代人所赞美,不仅它是人们耕地运输的家畜,更是战争中战士们取胜的代步工具。

中国国土辽阔,气候环境多种多样,几乎世界上所有的马种都能找到适合其生存的环境。在中国古代史上,骑马的民族曾创造过辉煌的历史,人与马的关系密不可分,马种大体可分为两类;一是地方品种,如蒙古马、哈萨克马、河曲马、云南马等;二是培育品种,如内蒙古的三河马、新疆的伊犁马等。历来画马的画家很多,下的作品更是举不胜举,数不胜数。从秦、汉,唐、宋、元、明、清至今,画马的名家成千上万,他们借马抒怀,有所寓意,以寄托自己的喜怒哀乐,给人们留下的作品更是举不胜举,数不胜数。

 

在天津,有一位专事画马的名家,他以画写意马而著名,他执着于现实,翻来覆去地画马,正是有所感而发,尽抒胸臆,他笔下的马,大气磅礴,气吞山河,栩栩如生,笔笔见功,处处精妙,严于法度。作品多次获奖,并被国内外博物馆、美术爱好者珍藏。他就是赵同科先生。

赵同科,1956出生,因为画的是心中的马,所以他给自己的书斋起名为:心驰斋;号:画马大使。聪明来源于思索,赵同科自幼喜欢绘画,几十年笔耕不辍,在绘画上追求大气脱俗和与众不同;选材上,喜好大气、威猛、有力的动物,如:老虎、狮子,更喜欢画马,还喜欢画竹子,兰花、喜鹊等,其性格坚强、果敢,狭义,好交友,视世俗为粪土,四十多年来特别崇拜鲁迅,为人处世中绝无奴颜婢膝之态,因而常常被世人所不解,但是赵同科还是特别认真矢志不移地走自己的路。

有些经历,在当时也许是一个过程,或是一个时间段,但是,在经历之后,再回首看时,在人生的旅途中,那只是一个瞬间。人生由无数个瞬间组成,可能大多数瞬间,会随着时间、记忆的忘却而流逝,但必然会有一些瞬间,定格在记忆中,永远无法忘记。赵同科的绘画启蒙于他的奶奶。他出生在文化环境极其贫困的农村,但他的奶奶却是一位民俗文化的高手,她心灵手巧,会剪窗花,会做花灯,还会绣花和绘画。奶奶告诉赵同科,绘画并不是单纯的绘画,而是在无时不刻地创造美,画马一定要画出马的精气神,马头要昂着,脖子要长,屁股要翘着,尾巴要扬着。正是奶奶的这番话,让赵同科铭记在心,他所画的马大多都是奔马,很少画静马,因为只有奔马,才能表现马的精神和气脉。

 

赵同科画马,还是在上小学一年级第一节图画课的时候,小小的赵同科就画了一匹奔腾的骏马,全校为之震惊。就是从这开始,他喜欢上了画马,不管是从哪儿看到的马,他都立刻临摹下来。像《三国演义》、《水浒》、《杨家将》等连环画里的马,他都一遍又一遍地临摹。由于在绘画上面的天赋,加上勤学苦练,他在学校的宣传活动中画黑板报,给街道画幻灯片,大多都是反映马的生活习性,他以马寓人,颂扬人类的图腾精神,表现画家一种大视野,大境界,大情怀。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为了画好马,赵同科每年都要抽出大部分时间,到大自然中去写生,他几乎走遍塞北大地和大部分内蒙古草场及新疆牧场,常去的地方是内蒙古,站在一望无际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上,朵朵白云从头顶飘过,看到万马奔腾的宏伟场面,他总会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拿着手中的画笔去讴歌马的精神,画马,成为他一生最快乐的事。

 

铿锵是赵同科的性格,真挚是赵同科的情怀。他是一个有追求的画家,是一个爱美的画家。在他看来,一个人的快乐不是他拥有的太多,而是他计较的太少。理念决定高度,细节决定成败。四十多年风雨磨砺,赵同科在绘画上,以简单化解纷繁,以宁静淡看喧扰。他严以律己,宽己待人,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以平淡的心来品味人生,以闲致的笔来抒写人生。只要是他认准路就会一走到底,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

悟是学习最高的境界,舍是做人的最高境界,乐是生活的最高境界,空是修炼的最高境界,静是人生最高的境界。赵同科画马,四十多年笔耕不辍,临遍古今中外画马大家的作品,与很多画马名家促膝谈心,虚心请教,深得画马秘诀,受益非浅。有幸的是,曾问教于徐悲鸿入室弟子韦江凡先生,多年摹仿徐悲鸿大师及韦江凡先生的作品,画艺大进,形成自己的画马风格,他画的马,以独特的线条,水墨浓淡相宜,寥寥数笔,一匹势不可挡的奔马便跃然纸上……

 

韦江凡,1922年生于陕西省澄城县农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曾师从赵望云先生,后在徐悲鸿先生的关怀和资助下,就读于北平国立艺专国画系,毕业后留校任教于国画系和新中国成立后的中央美术学院。在韦江凡的悉心指导下,赵同科努力实践徐悲鸿“师真马”的艺术主张,在注重研究传统技法的同时,注重写生,注重深入生活。常年接触马,研究马,写生马,使他对马的肌肉、骨骼结构以及运动中的各种体态情貌烂熟于心,故胸有成竹,传神写照,变化无穷,姿态横生。

为了提高自己的画马技艺,赵同科还私塾于原中央美院副院长,中国画研究院院长,中国美协副主席,徐悲鸿的弟子刘勃舒先生。刘勃舒以草书写马,与徐悲鸿、黄胄等大师相比,创造了一种独到之法。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画无文则俗,无情则匠,无笔则乱,无墨则枯,无力则弱,无气则散,无润则平。赵同科正是靠着自己的刻苦钻研,渐渐形成自己的画马风格。他画的马,浅粗,墨浓,大笔纵横,黑与白的强烈对比,点、线及面的巧妙安排,构图新颖饱满,奔腾欲飞的骏马填满整个画面,有意识地制造出一种向外延伸的无限张力,使人感到“画外有画”的无限联想。如他创作的《天马行空》、《唯我独行》、《激情如火》、《八骏图》、《万马奔腾》等,画面中的马,不管是一匹,还是多匹,乃至群马,都显得浑厚、凝重、老辣,在笔墨的运用上干湿,浓淡,焦黑,运用合理,落笔有神,奔放处不狂狷,精微处不琐屑,盘骨强壮,形态具足,灵气十足,潇洒帅气,刚劲流畅,干净利索,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不见做作之笔,骨劲肉丰,意韵宽博,笔墨流畅,灵动飘逸,那些不知疲倦的骏马在千变万化中,日夜奔腾,勇往直前,给视者一种强烈的视觉效果,足见其艺术作品的成熟。 

 

绘画是空间艺术,它本身的特点是静止的,它只能在凝化了的生活某一瞬间境象中抒发情感,表达思想和概括生活之美。以静止的空间视觉形象表达宇宙万物的律动,存在美的根本局限,然而以局限来表达无限,化被动为主动,却正是艺术魅力之所在。赵同科四十年如一日,在人生道路上看远,看宽,看淡,他给予绘画一种最深沉的爱,他赋予绘画一种最厚重的情,自然有机地形成了自己画马卓然自立的风格。他的多幅作品被美国、加拿大、德国、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国际友人的喜爱和赞赏并收藏,多幅作品深受国内收藏家及台湾、香港、澳门等海外华人朋友的喜爱和收藏。(作者:王富杰 国家一家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