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神经”画家陈音兰

2015-2-27 16:35:14      点击:


“神经”画家陈音兰




2015年的春节,是在立春以后过的。春的气息满满的沁入“过年”的心中。人们欢天喜地地忙碌在拜年、串亲、访友、聚会的人流中。

大年初二,下起了雪。难得的雪,让人更加喜悦起来。毕竟天暖和了,雪下来,到地上就化了,也许天津靠北的地方雪会化的慢些吧。正想着,电话铃响了,是画家陈音兰,“下雪了,去蓟县吗?|”我愕然,大年初二啊。她接着说:“上山看雪去”。听着她兴奋的声音,我无奈的答应了。

雨雪中我们向着天津海拔最高的村---蓟县常州村出发了。雪越下越大,由于山上冷,雪也越积越厚,上山的路越来越难走了。

我们一行在看不到一个行人的山路上小心的行驶着。慢慢的起雾了,路也越来越不好走了。

地上的积雪开始挑战汽车的轮胎了,车开始打滑了,越往山上走,打滑的频率越高了。终于,轮胎没有战胜雪,车趴窝了。我们站在雪地里,望着雾雪中苍茫的大山,茫然了。

回去吧,只能回去了。“走着上山吧”大家回头看着态度坚决的陈音兰。不知怎么回答。

看着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大家只好陪着她朝山上走去。

雾越来越大,雪越积越深,六点多的天也渐渐地暗了。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山上走着。




陈音兰,又名陈荫兰,天津美术家协会会员,1962年生于天津。自幼酷爱书画,曾师从于崔泽赢、皇甫秉均及刘正明等名家学习山水、花鸟画,又拜岭南派第三代传人赵伍月柳为师。在多年的辛勤探索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她的画,笔墨轻灵、飘逸,色彩艳丽而又不失雅致,极具岭南派特色。


翌日,为感受雪后山中的景色、呼吸清新的空气,大家都早早的起来了。可看见陈音兰已站在雪地中了,“陈老师早”,陈音兰回头看着大家“不早了,我已听雪一个多小时了”。听雪?大家一团雾水,

原来,陈音兰写生与众不同,她不用画笔,用心去体验。一个人静静地,感受风的拥抱,聆听雪的心跳,观望山的图型,冥想云的轻灵;用灵魂读着天地、读着人生;慢慢的与山、与雪漠融为了一体……

陈音兰说,体验触动的创作欲望,才有了画的思想,才能抛弃掉套路,才能画出心的声音,才能让作品有了浓浓的生命气息。

陈音兰的画,既有静谧透明的水流和广袤葱翠点点的绿茸茸草地,也有清透无澜的水面和意境跃然的鲜花美景。她的作品,形与神是统一的,一草一木,风神姿态俱在;一羽一毛,生命律动亦全。

  

  

情感、思想、情景的交融,对人文的探究,让笔下的山水禽鸟有了鲜活的生命。在陈音兰看来,最终能够成就一个画家的,除了高深的技法,还有文化修养、生活底蕴和对生活的理解、思考和感悟。


画家陈音兰说她的创作,扎根于生活,来源于体验,只有灵魂的触动,才能创作出有生命的作品。这次上山是为了感受今年冬天这难得一见的雪的。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神经”。


画家陈音兰的作品曾多次参展:如天津政协举办的《彩墨颂群英》书画展、2009年“盛世华章·金牡丹大奖赛”中获优秀奖、2010年上海、天津书画联展等。作品深受内地收藏者和海外华人的喜爱。

(朱 毅:艺术评论家)                    责 编:鼎 翌